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杜文平书法篆刻工作室【有芳居】

耕石斋 有芳居 书法 篆刻 交流 收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杜文平,河北邯郸人,现为中华民族书画家协会副主席、东方书画院特聘篆刻师、河北省篆刻研究会会员。生于文革故名文平,字号耕石,从小爱好书画,初无师凭自学,稍长受业与王健、张仲强。喜篆书、隶书,擅篆刻,近来与爨宝子用功颇深,现开博客旨在于同道交流,望不吝赐教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dwpshijiu@163.com  

2013-03-21 22:27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鹤!鹤!鹤!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”

易大厂

    易大厂(1874-1941)原名廷熹,广东鹤山人。才艺广博,精研书画、篆刻、音韵乐理等。初亲黄牧甫,頗有黄氏斩钉截铁之妙。复学李氏尹桑,青出于蓝,另辟蹊径也。他生平自诩:“词第一,印次之,音韵又次之。其实他的文章、信札、诗词、书画无不精彩,而篆隶及刻印尤美。尤其是诗文词曲, 略一思索,提笔立就,从不起草”才子也。早岁他曾就读于上海震旦书院,再赴日本学语言和师范教育。归国后曾任孙中山秘书,作国民党党歌。一九二一年后潜心学艺,往来南北讲学,在学坛享有盛誉,先后任「冰社」社长、历任北京高等师范、暨南大学、上海国立音乐学院教授以及印铸局技师等。


     易先生行草篆隶书法均能,行书帖学碑学双管齐下,逸趣横生;草书开张凝练;篆书以石鼓为主攻,中锋所向形神逼人;隶书常写趙之谦,笔调结构神似,隅写篆笔入隶;其篆刻,专攻秦漢印,得其枯老古拙之趣,布局以“方圆得体,屈伸维则,增减合法,疏密得宜”十六字为尚,所作天趣横溢,笔画茂疏,苍劲淋漓,意态安逸,论者谓其气魄神韵,别有一番境界。晚年则一改和平印风,“以汉将军印之刀法,造封泥瓦当之意象”,取法古玺之灿烂,留朱行白,“依傍少自创多”,无不讲究尤具奇趣。易大厂印款亦极别致,阴刻单刀款逸笔颇近六朝砖文,阳刻有古拙天真之味,行刀冲切,有聪颖过人之处。《沙邨印话》:“吳昌碩、趙叔孺、易大厂、黃牧甫為近代印壇四象”。


    徐先生翁书法与易先生比,徐先生强得明显;徐先生篆刻与易先生比,易先生风格多,数量多,易先生构图情趣未必高过徐先生,但朱白文印整体及刀法均过徐先生。


    易先生的确是够得上多才多艺的艺术家,除了书法、篆刻、诗词歌曲之外还绘画,其画超逸绝尘,别有一种气味。他也卖字卖画但性格古怪,拿了人家的钱,老是不交作品。“人家求他刻印,送去不少田黄鸡血一类的珍贵印材,碰到他高兴的时候,他可以随手刻成,赠给另外的朋友,那原主却落了一个空。摸着他的脾气的人,请他上上小菜馆,和他常在一块儿闲扯,投其所好,他可以自告奋勇的,替你刻上百来块的图章,或者画上几十张的山水花卉,他并不会向你索润笔。”

   

    他填词好生僻涩,但又严守格律,于四聲声清浊虚实,绝不含糊,一代词宗朱强村赏誉之曰:“幽涩蜕自觉翁,浑妙处又具體体清真,为倚声家別具奥境;至守律之严苦,制腔之沉眇,敻抱孤诣,羊叔子去人远矣!

   

    民国十二三年间,那时上海文艺朋友在棋盘街组建一个书画会,有一次酒后,有位仁兄画了一幅鹤图要请易先生题诗,信笔一挥:“鹤!鹤!鹤!”三字,那位仁兄以为易先生醉了,正为题坏那张画而着急之际,只见易先生继续写道:“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。”因易先生是鹤山县人,所以这题格外有意思。而那位仁兄有次要归赣,临行请易先生画松,他以为是写条幅,摊纸即书:“天高有寻丈,不及吾胸次。”那位仁兄赶紧说:“我是请你画松的呀!”只见大厂写道:“太希要画松,在此最惬纸,居士先作诗,醉后有此致,携归浔阳江,且示浔阳妓。”写完诗在余下的空白上画松一小株,非常别致。这在在都显示出易先生不羁的才华和潇洒的行径。


    大凡中国书画篆刻的从艺者,都以为结体、构图、刀笔墨过关就算合格了写?那是不行的,书、诗、画、刻的内容才是画魂,才是书魂,它亦叫灵魂。一幅好作品要反应一定主题或趣事、趣闻或是你想做什么或者你想要改变什么等等。易先生的题画诗句:“鹤!鹤!鹤!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”。又:“天高有寻丈,不及吾胸次”。此乃诗中有画,画中有境界也,胸次也。


“鹤!鹤!鹤!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”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“鹤!鹤!鹤!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”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“鹤!鹤!鹤!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”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“鹤!鹤!鹤!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”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“鹤!鹤!鹤!我是山人君不觉,画来狂态都如昨”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